转眼

天涯何处无芳草
最多一世做寡佬

我喜欢想葡萄酒的一生,把它想成是有生命的东西,想葡萄成长的那年发生了什么事,下过雨之后的太阳如何闪耀,想所有采集葡萄的人们,如果那是瓶老酒,他们又有多少人现已不在人世了……要是我今天开了一瓶酒,它的味道会跟我改天开不一样,因为一瓶酒其实有生命,它会持续演变,变繁复,直到它达到最完美的境界……然后它会维持稳定,最后不可避免的衰老”。放弃对完美的追求,在最美好的时候享受。


评论